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9|回复: 0

美丽欲望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26 20:3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——苏
欲望,在方兴未艾的崛起。只是,这场奔赴,是渺茫的未知。

心绪,像是漂浮的云,光芒隐去,才得以铺天盖地的渲染。夜幕降临的萧索,倍感凄凉,却又是我最踏实的投射。我始终,在游走,找不到可以心生安稳的所在,身体抑或灵魂。
模糊的城市,渐渐飞离我的视线,呼吸,提醒我活着的证明。回忆,就像一台不停转动的机器,趁我不注意,慢慢的清晰且反复的播映。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,无助的我,只想逃避,稀薄的空气,无法自由的呼吸,是否远离地面三万英尺的高空,就可以畅快淋漓?
思念,像粘着身体的引力,拉着眼泪不停的滴落。很想质问苍天,为何,给我如此的命运?前世的我,是否真的有深重的业障?今生,此般缠绕,且阴魂不散。最终,只是自己与自己的对话而已,因为,我相信因果,深信不疑。
看到过这样一段话,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欢的姿势,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,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从不寻找!
可是,枝枝蔓蔓的蜿蜒曲折,缠绕的姿态,何尝不是一种想要依偎的无奈?它的终极,是遥远的蔚蓝,无法触及。
人生,最难的两个字,有人说放弃,有人说忘记,我只想说:选择。生活,总是在选择的夹缝里踽踽而行。最终不是我们选择了生活,而是,生活把我们选择。如若,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,那么,我会选择,遁世。以一朵云的姿态,漂浮,安静的看着红尘纷扰的俗世,即使,这种漂浮,自由的很无力。

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今生,只做你的骨瓷。”这样心甘情愿的落入,经转了流年,像是在遥远的布达拉宫传来的诵经声,可悟,可恋,不可及。很想撕声力竭的呐喊,将冷硬外表下隐匿的那处柔软,喊给懂得的人听。忧伤浸入骨髓,那是因为,心中有爱,发酵,冷却,直至尘封,直至,再也寻不见。
一直是个寡淡的女子,也曾为了生命的色彩而努力泼墨渲染,最终,只是一副黑白画卷。犹如,每一个白昼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生命,也会在未知的某一刻,戛然而止。
曾几何时,那个明媚骄傲的女子,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,而今,浮华褪尽,卑微,替代了所有。低到尘埃的姿态,应该属于爱情的成果。而我,依然在演绎一场,无关风月的卑微。炯炯明亮的双眸,也黯淡了岁月,徒留了一份坚定。
依然认为,自己是个坚韧的女子,无论如何不会倒下。可是,现在,我却在怀疑,一直引以为傲的韧性,是否只是恐惧的幻影,不然,为何,为何我如此的彷徨与落寞。千年的企盼,千年的守望,却以穿越的姿态,凝固成了千年的厚重与尘埃。
依然想要做个孤勇的女子,把这份孤勇坚持到底,以一种奔赴的姿态。
如若,一个人有了奔赴的欲望,我想,即使地狱,亦会义无反顾。一程山水,回望,已是沧海桑田。一抹风景,遥望,是否炫彩多姿?
举步维艰,比过固步自封的好,倦怠的希望,也一定可以重闪光芒,会的,是么?我已经看到了曙光,即使,很微弱。我想,风生水起的日子,会弥漫将来,或者将来的将来,也会吞噬曾经的沧海桑田,或者桑田沧海千馀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湖州彩票论坛 ( 黑ICP备2707220号

GMT+8, 2018-10-17 17:27 , Processed in 0.10920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